Joseph Lubin 万字演讲:当以太坊成为未来全球经济结算层

  • 时间:
  • 浏览:37

  编者按:本文来自链闻ChainNews(ID:chainnewscom),作者:Joseph Lubin,翻译 & 校对:haiki、wuwei、IAN LIU、阿剑,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发布。

  

  每一次经济时代的变迁背后都是技术创新的爆发,这些技术创新提升了效率,促进了人类合作,把我们带向全新的时代。

  工业革命时期,蒸汽机以及其他形式的机械辅助,机械力延伸了我们的躯体、倍增了我们的力量,使我们变得更强、更好、更快,能在更少的时间内创造更多的价值。

  信息革命时代,我们有了计算机器,因而可以更快地处理信息、谋划和执行更为复杂的行动、对更广阔的情景产生影响,在更少的时间内创造更多的价值。

  1984 年,太阳微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的首席科学家 John Gage 首创了「网络就是计算机」 这一口号,多年以后,许多 web1 和 web 2 的公司将网络推广给全世界几十亿人,极大地释放了我们的社交天性,创造了社交网络 / 全球社区革命 —— 使我们能够实时组织全球的共同行动。

  

  几千年以来,人类已经打造了无数系统和技术,大幅提升了生活的质量。但是这些进步都建立在一个有点脆弱的基础上:社会的基础信任层。

  要营造哪怕是最基本的共同行动,人们也需要相互信任。但是在历史上,我们社会所有的基础信任层都是建立在主观信任之上的:

  信任单一的个体,或者;

  人际社交网络,或者;

  商业平台或者机构,或者;大型的中央权威,比如政府。

  这种主观信任在许多情境下都运行得很好,但是当存在误解、信息不对称、或者权力不对等的情况下就会出问题。

  对集中式信任的依赖,让一些中间商在交易流中攫取了太多的价值。

  大多数时候,他们站在内容生产者、服务供应方与顾客中间、为交往关系注入必要的信任,然后借此收取租金。直到晚近,这都是我们所知的,在地球上大规模合作的唯一方法。现在,我们需要新、更好的信任基础设施,把驱动世界运转的所有技术,商业和政治工具都寄托在上面。

  在区块链和分布式协议系统中,我们终于有了突破:自动化的、对客观事物的信任,可以取代陈旧、脆弱的主观信任,继而为所有系统植入信任。

  这场信任革命将会改变一切。现在我们可以重新架构系统和社会,让协议有保证地执行,并且在社会规则系统中构建真实、公平和公正,这样我们所做的任何事都会被重置在一个更健全的信任基础之上。

  这种在全球信任基础设施中的新兴革命——最主要是由分布式区块链和相关的协议促成的——会在信任自动化的时代里,让我们所做的一切能量倍增。这个阶段的经济革命不仅会让我们在更少的时间里创造更多数量级的价值,还很有可能会改变价值的定义。

  

  区块链系统的信任特征来源于其去中心化的彻底性。一些类型的区块链网络可以抵抗操纵——无法用欺骗的手段使之分崩,哪怕网络中接近一半的节点都是恶意的。

  像比特币和以太坊这样的网络中有数千个节点,我们可以确信这些系统比人类历史上的几乎所有系统都更能抵抗操控。如果这个行星上的每个人都正好拥有一个连接到网络中的全节点设备,我们就可以实现区块链网络最大的去中心化。

  工作量证明(PoW)系统很容易由于下列问题在节点层丧失去中心化属性:硬件和能源价格不菲、高效硬件的渠道倾斜,以及大矿场的规模效率。

  精心设计的权益证明(PoS)系统可以移除这些不对称性,让更多的人可以拥有或者控制硬件参与网络。加入网络的门槛会足够低,使得几乎任何人都可以在以太坊的网络中验证交易,帮助保护网络。

  Casper 的权益证明(PoS)将会在可扩展性上带来突破,同时让网络更加去中心化从而更安全。使用 Casper 的以太坊信标链测试网已经启动,8 个正在构建协议实现的团队在几个月内应该会在共享的测试网上保持同步。

  

  结算即是最终确定一笔买卖或者交易的行为。当结算完成,这笔交易的所有参与方都会收到他们买卖的东西、不再被拖欠。一个结算系统,结算平台或者说结算层就是对生意,买卖或者交易进行结算的地方。

  在股票或者股权交易中,证券行客户之间的结算会发生在证券行的层面,而其他的一些结算可能需要发生在基础层。这种基础层叫做中央存管处。以我们现在身处的国家来说就是韩国证券存管处(Korea Securities Depository)。

  但是,实际上并不存在一个黏合在一起的全球金融体系。

  各个花园皆被藩篱分隔:证券行在其管辖范围内服务;每个国家都有中心化的托管所;银行在全国范围内处理交易,当需要穿过围墙去完成一笔交易时,就需要借助代理银行的关系。同一种结算往往发生在金融行业之外的许多不同种类的平台上。EBay,PayPal,MasterCard 和 Amazon 可以被视为某种类型交易的结算平台。Google Play 和 App Store 也可以被视为结算平台。其他的还有旅游网站和卫生维护组织。这些机构中没有一个是以消费者利益为先的,大多数都在煎熬消费者,从我们的身上榨取最大的价值。每个都是以保护自己的定价权为先——限制终端用户的自由,选择以及服务的质量。

  传统经济就是建造最深,最广的护城河,去保护有竞争力的企业。

  服务提供商,例如软件和游戏开发者,医生,音乐家,老师和优步司机,在不同的行业中都苦于被平台侵占利益;

  过去的几十年里,软件开发者必须去处理不同类型的平台:AOL,Compuserve,Windows, Mac, 开放 web 中的各种封装问题和浏览器兼容性问题(比如 CompUSA 和 Egghead);

  现在还是得面对这些相互隔离的 Web 生态:iOS, 各种各样的安卓系统,Facebook,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一直以来,你必须承担一些费用才能把你的工作交付给用户。现在出现了一股清流,在一些区块链平台上,开发者可以在任何时候,在无需准入机制的情况下花几秒钟部署和使用软件,只需要支付几分钱;

  在游戏领域,游戏赖以生存的平台 —— 他们的「结算」层,可以说 —— 一直以来都是有专有权的,这就让游戏制作非常脆弱。从主机大战中平台主导地位的起起落落,到 Facebook 通过改变平台上的经济和数据访问牵制游戏开发者,再到今天的应用商店也扮演着同样强大的中间人角色。现在,任何一个开发者工作室都可以在以太坊上提出可扩展性解决方案,比如 Loom 或者 Axie Infinity,然后把它锚定到以太坊上 —— 一个不被任何人拥有,而是被所有人拥有的平台。这个平台本身不会拿走你 30% 的收入。也不会为了自私的经济利益去改变施加于你的规则。这是游戏行业最公平的基础平台或者说是「全球结算层」。此外,以太坊还让稀缺数字资产可以在所有遵从相关代币标准的游戏之间流动。这是史无前例的,却也是一个开放,共享平台很自然的结果;

  像区块链公司这样的服务提供商会受制于金融业平台,因为全世界范围内,如果银行认为软件开发公司正在开发的下一代的数据库技术,会对银行架构的去中心化程度产生不可接受的影响,那么这些软件开发公司就很难去建立银行关系。但去中心化金融正在兴起,不久,区块链公司将更加不必依赖传统金融基础设施。

  

  封闭平台导致的监管和单点控制(或失控)问题,影响着全球经济的各个方面。同时,封闭导致的壁垒以消费者的服务质量、成本和选择为代价,维持了企业的定价权。

  因此,我们的一切作为均受制于平台风险,这些平台可能是银行、游戏主机、社交网络、应用商店、手机乃至国家。

  而通过分布式协议,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自主的根身份信息管理(通过类似 uPort 的系统);实现了隐私信息的控制(通过类似 3box 的个人数据保险箱);实现了自主就业(通过类似 Gitcoin 或 Bounties.Network 的平台),这些实现都基于类似以太坊的(无需准入)可信平台。

  

  2016 年,联合广场基金(Union Square Ventures)的 Joel Monegro 发表了名为「富协议」(又译「胖协议」)的博客文章。文章指出,不同于不带价值属性的因特网和 web 协议层,我们将看到从区块链生态中进化出自带价值属性的协议层(类似以太坊或其它的 web3.0 协议,包括:去中心化存储,带宽,复杂计算,身份识别,位置证明等),每种协议都可以成为基于;代币化协议的开放平台。

  我更愿意改称它们为分层富协议,或者叫分层协作协议更为妥当。

  以太坊就是一个基于富协议的开放平台。它上面有一个项目叫 Ujo Music,超过 1000 位艺术家(这个数字正以每月 10% 的速度增长)通过它直接接触到他们的粉丝,并绕过中介获得收入(通常,唱片公司和流媒体平台作为中介将截留这些收入的 70% )。

  稍后,Ujo 项目将把创作者入口从底层的元数据和数字版权管理(DRM)平台中独立出来并代币化,使其成为一个音乐相关产业面向世界的底层平台(一个无需准入,基于共享协议的开放平台)。该底层平台可以看作是一个基于以太坊的协作协议。我们还可以构建其它类型的协作协议,包括:内容集展,票务,设备租赁,场地租借,市场营销,法律服务等等。这些产业协作层充分利用了以太坊的可信层(第一层),状态通道层(第二层,即 Ujo 现在使用的)以及其它技术(比如 Plasma 网络)。

  Ujo 平台(包括基于它的或者与它相关的平台)和 Sony BMG、 Warner、 Universal、 BMI、 ASCAP、 Virgin Records、Ticketmaster 这些公司的不同之处在于,任何人都可以在 Ujo 上出售音乐并建立业务。平台面向所有人,并支持全球结算。这些音乐产业结算层是开放的,无需准入即可接入,并最大程度的(在它所在的分布式自治平台中)保证公平。

  那么,会不会出现平台治理受到干扰、或者无法为大多数的人或公司提供服务的情况?正如我们在比特币和以太坊生态中所见,开源平台支持源码层面或网络运营层面的分叉。

  分叉是好事,它使得一部分社区成员在对现状不满时可以开拓新的方向。这也是一种进化机制,利于探索解决方案并提供更多的选择。最重要的是,分叉的威胁使我们保持精益求精、广纳谏言的态度。

  要么持续升级,要么被动分叉,平台间的切换成本很低,艺术家们在不同平台间切换自己的财产就像在选择框打钩那样容易。在互联网最初的梦想中,视审查为害,敬而远之,如今(无审查的自治)已梦想成真。当然,我们仍需持续创新并保持警惕。

  

  在互联网早期的 web 时代,网络协议确实被货币化了。Cisco 在协议的水平(通用)层面上做了杰出的工作。而后,其它协议(HTTP,SMTP,XMPP)则作为垂直化产品的一部分被(AOL, MSFT,Google,Facebook,Apple,Amazon 等公司)货币化了。自底向上的垂直聚合十分适合企业,因为这样一来,企业作为中介时便能最大化其在某个生态中的利益,或者能更容易地在相关的细分市场中扩张。垂直聚合也是导致平台封闭并形成围墙花园护城河的关键因素。想想 Google,Amazon/AWS,Microsoft,Apple 和微信们的所作所为。

  在区块链时代,网络协议的货币化会在水平层面上推进。针对不同产业和细分市场,基于分层协议的开放平台更能促进竞争,因为这些颗粒化的平台产品拉低了各层的准入门槛。充分竞争后,成功的经验将很难在不同协议层之间直接复制,这符合竞争法和反垄断法的初衷。这种经济架构,将产生更小更专业的企业组织和更公平的货币化协议。

  

  不像能源,谷物,五金等商品的价值链,全球的 IT 基础设施仍处于自由市场经济的低颗粒化阶段。许多 IT 领域的企业仍保留大量的销售队伍和双边市场运作方式。产品仍按传统方式出售,或通过盒装售卖,或通过应用商店,或以服务形式发布,如此将自己锁在围墙花园中。尽管 Apple、 MSFT、 Amazon、 和 Google 的产品令人惊艳并推动了世界快速发展,我们仍可以做得更好。通过建立开放平台,我们可以提供更多的选择,更少的禁锢,并削弱大型公司组织的定价权。

  云端的计算、存储和带宽等资源分配方式将逐渐消失,譬如我们让手表完成某一任务,它将从衣物、家具、笔记本、云端等处获取资源。通过基于区块链的法律协议平台(类似 OpenLaw),我们能够协商完成无所不在的计算、存储和带宽资源的分配,与此同时,可以使用代币进行实时支付、清算和结算。

  

  下一代金融产业基础设施将包括:中心化或去中心化的现货代币交易市场(使用效用型代币和证券化代币);原子交换协议;稳定币;参数化保险产品和交易市场;借贷平台;贸易金融平台;保险平台;开放性风投平台和去中心化的治理机制。期货、期权以及其它衍生品使得资源提供者能对冲价格风险,也使得资源消费者能按需在一段时间内锁定价格。这些基础设施都已经存在并将很快成熟。

  建设新的金融基础设施,将促进全球 IT 基础设施的颗粒化和商品化,对其它产业亦是如此。我们将看到一个更自由的自由市场,包括:更多的合作竞争;更高效;更低的准入门槛;更公平。FinTech / DeFi 革命使以上一切得以井喷式发展,而这些进展大多发生在以太坊上。

  

  封闭平台催生腐败和低效。

  因为平台的封闭和贪婪,全球经济中充斥着对市场的操纵。甚至当前经济中具有高度流动性的市场也时常受到腐化。长期以来,一些掌控资源并且富有耐心的人,通过观察和操纵市场以达到利己的目的。

  这些年,我们已经见识了爆出操纵金银价丑闻的巴克莱银行和德意志银行。甚至,LIBOR 这个锚定世界货币价格的基准利率,也经常被一些银行阴谋集团所操纵。UBS,巴克利等银行,数十年来一直为其在交易市场上频繁的腐败行为支付罚金。

  如果我们真的能代币化整个世界,掌控资源的金融公司和交易员将为经济和政治利益,不遗余力地操纵市场。我们不希望在下一代经济中,拥有高度流动性的代币市场同样脆弱,因此,只能选择最去中心化的平台作为全球经济的基础结算层。

  

  假设我们同意自由、可选择、最大程度可信等等都是好的属性,那么当我们要使用具备这些属性的全球清结算网络,来重构企业及其协作方式的时候,我们有哪些可靠的选择呢?

  Fabric

  可能是 IBM 的 Fabric ?

  不,它无法跳脱私有系统和许可系统这种相对小的网络;

  Fabric 可以发行代币,但仅适用于狭隘的场景;

  Fabric 技术提倡封闭式平台(有限准入)。

  R3 Corda

  R3 Corda 是主要面向银行使用的区块链软件服务。它更关注点对点传输的可信问题,而不是可信数据共享;

  Corda 可以发行代币,但仅适用于狭隘的场景;

  Corda 技术提倡封闭式平台(有限准入)。

  EOS

  围绕 EOS 的争论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因为 EOS 由 21 个超级节点所控制,算不上完全去中心化。只要这些节点愿意,他们完全可以进行勾结和串通;政府和其他财阀也可以通过贿赂的手段,或是逼迫他们违背自己的意愿行事。这会让 EOS 的用户的利益和安全受损;

  如果 EOS 的出块节点作恶,它们会被投票淘汰——这是 EOS 保证去中心化的主要方法。但这也充满争议,因为不幸的是,没有一种好方法可以检验这些超级节点是否发生勾结、串通、贿赂,或是被迫做一些不当的行为;

  我能想象 EOS 会被用于某些游戏;但完全无法想象那些游戏的代币会具有很高的价值,因为使用 EOS 平台会面临极高的有组值盗窃风险。

  Polkadot

  Polkadot 是由以太坊 Parity 客户端开发团队所建立的——Parity 是个很强大的团队;

  Polkadot 通过一条主要的心跳链(或称为 「中继链」),实现可扩展性;有许多支链依托其上。Polkadot 计划在 2019 年第三季度发布它们的中继链机制;

  Polkadot 项目将以太坊视为可以桥接的潜在「虚拟支链」之一;

  任何想要连上 Polkadot 中间链的支链(「平行链」),都必须经过 dot ( Polkadot 系统的代币)持有者投票同意。当某支链因为不合规而不再获得多数 dot 持有者的支持,这些支链会被终止或移出系统。实际上, Polkadot 就是许可链,支链网络的白名单和黑名单就是管理 Polkadot 系统的核心指导原则;

  假设有条支链可以让任何人无需授权就上传 dApp,最终 Dot 持有者可能会对这些操作提出异议;系统默认 dot 持有者会对整个系统负责,所以支链将不敢自由提供服务。 Polkadot 将会是条高度受控的许可链平台。

  Cosmos

  Cosmos 同样有很强的技术团队支持;

  Cosmos 不会真正发布基础信任层服务,而是更侧重于独立平台之间的互操作性。但是在未来几年,除了允许代币进行跨网络转移之外, Cosmos 似乎不会提出其他关于互操作性的功能;Cosmos 团队认为互操作性最重要的用例就是跨网络转移代币;

  我希望 Cosmos 作为第二层解决方案会有更好的表现,有必要时再连接基础信任层;

  我们也期待 Cosmos 通过代币转移桥梁与以太坊进行交互。

  Dfinity

  Dfinity 有强大的团队;

  目前 Dfinity 是个被一小撮投资者和代币持有者控制的封闭网络(控制者表示某个时间点会将项目开源,然而没人能保证 ......),但就我理解, Dfinity 不想做全球性的基础信任和清结算层服务,它们更像是去中心化的 AWS。无论 Dfinity 什么时候发布,它们都应该会做的比预期好;

  Dfinity 似乎无法成为全球性的基础信任层,这点类似 Cosmos,因为它们最初的设计选型把系统的安全性及一致性放在可用性及适用性的前面,因而造就了这个局面。只要 Dfinity 34% 的节点被防火墙错误地屏蔽导致区块延迟(还有许多可能的节点错误),则整个 Dfinity 就会停止,构建在其上的每个系统都会停摆。这对于许多不同层级的应用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

  所以我主观地说,对于全球性的清结算服务,目前只有一种合适的基础信任服务可选 ...... 来,掌声有请!

  

  呃 ...... 等等,波场还是算了吧。

  

  没错,这才对。

  

  无论怎么看,以太坊都是规模最大的区块链生态系。从核心协议工程师数量来比较,以太坊领先于比特币,而这两者又远远超过其他区块链系统的总和;从应用层开发者来比较,Gartner 分析指出以太坊生态系的开发者比排第二的 IBM Fabric 足足多出 40 倍。

  以太坊是个真正没有准入限制的系统,也没有所谓白名单、黑名单。任何人都能加入以太坊进行交易验证,也能上传应用。它是个全球性的零审查基础信任层,不存在中心节点控制或是失败问题。

  再强调一遍:无论怎么看,以太坊都是规模最大的区块链生态系。为了将其打造成全球性的基础清结算服务层,我们还有几件事需要努力:

  易用性(用户交互和用户体验);

  隐私及保密性;

  可扩展性。

  为了吸引更多使用者,许多项目正致力于提供更友好的用户,而不是唯恐用户弄丢身份证明和代币、强迫他们记住 12 个安全词。只有当用户熟悉整个系统之后,项目才会赋予用户更多责任。区块链的出现引入了全新的操作模式,因此我们也需要进行用户教育——就好像 Apple 公司以渐进的方式,引导用户用不同手势去捏、敲击、按压 iPhone。 MetaMask 、 Burner 钱包 和 3box 等,都在追求简单且高效的用户体验设计,以获得更大规模的市场接受度。

  

  我们在隐私及保密性方面也取得很大的进展。私有网络可以通过如 Plasma 技术接入以太坊,或是以状态通道、 Aztec 协议等方式在以太坊上实现保密交易。

  

  大部分 Web 3.0 标准都是在以太坊提出的。以太坊上的 ERC 代币标准不断推陈出新就是另一种证明 ——证明以太坊的劲头正盛。其中众所周知的 ERC20、 ERC721 协议推动了近几年代币浪潮,也让游戏领域兴起使用非同质代币的势头; ERC223 和 ERC777 协议是对 ERC20 协议的升级;

  ERC998 协议扩展了 ERC777 协议的实用性;ERC1337 协议规范了基于区块链的认购和付款行为;ERC1400 协议明确了代币安全性;ERC1155 协议提出多重代币功能;以上只是一小部分。

  

  以太坊 2.0、 Polkadot 、Dfinity,三者有着相似的架构和功能,推出的时间也相近。当然我更期待 Serenity 阶段(以太坊 2.0)功能完备,而且在这些「下一代的架构」推出前,能获得多数人认可。构建一个平台需要大量的工作,而启动一个平台也需要巨大的努力,以太坊生态系具备多样性、专业性及动力,能够又快又好的达成这个目标。构建区块链生态系需要大量的工作和网络效应;因此到时候,以太坊将会比另外两者大上几个量级,而且在第二层解决方案上已经有很好的扩展性。

  以太坊正在快速地对第一层(基础可信层)及第二层(应用层)服务进行扩展性的创新。以太坊第一层是目前全球性清结算服务的唯一选择,因为它优先考虑可用性及适用性,而非一致性,相对能更快达成共识,而且严格保证最大程度地去中心化。

  

  如何评估去中心化程度,进而对比区块链之间的竞争力 —— 一直是焦点话题。

  很多讨论总是关注区块链的可扩展性和 tps ,但这并非衡量区块链吞吐量的最好办法,因为它们没有考虑区块链项目的去中心化程度。我们使用 DTPS (或称为,每秒的去中心交易数)来替代这些衡量方法——通过对去中心化程度及吞吐量进行量化,客观地比较区块链性能及潜力。

  DTPS 是 tps 和 DQ (去中心化系数)的乘积。 DQ 是个介于 0 ~ 1 的参数:1 代表完全中心化, 0 则代表完全中心化。DTPS会综合考虑主网的交易,以及通过侧链、 Plasma 网络 、状态通道和其他扩展机制平行发生的第二层交易。

  当然,DTPS 这一指标目前的问题在于去中心化程度及吞吐量的评价是否足够客观,特别是在衡量未发生在主链上的扩展方案的时候。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正在尝试一种「动态测量方法」,并观察给出的 DTPS 是否客观。

  我们马上会发布网站并以去中心化社区的形式进行项目迭代,同时努力提出一种能让我们通过 DTPS 追踪每个区块链生态系统的方法。

  

  这是排除第二层吞吐量的 DTPS 草图。在只考虑基础信任层的情况下,比特币和以太坊拥有最高的去中心化程度,但是在 tps 性能上就表现得很一般。第一层 + 第二层 DTPS这份 DTPS 草图考虑了部分已出现的 Layer-2 吞吐量。总的来说,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去中心化程度越低导致 DTPS 越小,其安全性就越低。现今全球性的信息基础设施,囿于固有的中心化形态、技术,且受制于社会习惯,总会使用中心化的架构和技术来处理事务,导致它们的 DTPS 几乎为零;进而受困于数据泄露、服务器被黑,以及我们常见的安全问题。

  通过建立一个基础清结算层服务,许多区块链网络与相关系统可以在其上「锚定」它们的交易,伴随着每多一条侧链或关系链加入根链,整个生态系的 DTPS 就会水涨船高。

  

  平台的开源、共享,是自然趋势,也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整片大地就像是传输层,我们能够恣意地行走其上,自由地呼吸空气,聚在公园玩耍,或是在海洋、湖泊、溪流中戏水捕鱼。我们也应该努力将更多的数字基础设施打造成这样开放共享的净土,为全民带来共同利益;只要我们向基础协议层投入更多努力,使得每个人都能以低廉的代价共享资源,那么整体社会福祉就会得到明显的增加。

  如果所有人都能信任某个基础清结算服务层上创建的原生数字价值,那么我们就能摆脱过去残酷的竞争及资源限制,从零和心态转为正和协作。

  不受约束、丰沛的思维会推动以合作为优先的经济发展指导方针,最终化干戈为玉帛。靠谱的加密经济机制鼓舞我们共同迈向成功,因为只要你的开源平台取得成功,你的财富也会滚滚而来。